農民工在鄭州市“馬路勞務市場”上尋找工作機會。⑤2
  王錚李躬億攝
  在鄭州市解放路和二馬路交叉口,務工者面前擺放的求職紙張上,大多數都是求職“廚師”“洗碗工”。⑤2王錚李躬億攝
  □本報記者李紅
  不再讓一名農民工露宿立交橋下。去年冬天,鄭州市啟動“關愛救助聯合行動”,同時建設了多處零工信息服務站。記者近日調查採訪發現,立交橋下務工者露宿現象基本絕跡。但各區臨時救助站面臨用房、資金困難,特別是零工信息服務站大多已荒廢,成為擺設。為農民工辦好事為何不受待見?誰能給“零工”們一個溫暖的家?記者在寒風中尋找答案。
  房子之窘
  11月26日上午,鄭州市解放路西路二七區臨時救助站,來自信陽的王義松正背著自己的行李一瘸一拐地走上樓,“聽說來電來水了,終於又可以回來住。”他告訴記者,半個多月前,他在工地上摔傷了腳,來到救助站,誰知道這裡總是停水停電。沒法洗漱,沒有熱水喝。無奈,他只好去老鄉那兒擠一宿,或者在街頭背風處找個地方湊合一夜。
  記者看到,三樓走廊一張桌子上還豎著兩根沒點完的蠟燭。該站工作人員李先生說,這棟樓原本是鄭州市農村人力資源管理中心在使用,去年12月因救助工作需要,經上級部門協商,該中心讓他們無償使用該樓用作臨時救助站,水電費自理。近一年來,救助站已經救助9000多名食宿無著落的人員,這些受助人員的所有費用均由二七區政府承擔。但從今年9月開始,該中心多次被停水停電,給救助工作帶來不便。
  在緊鄰救助站的鄭州市農村人力資源管理中心,記者瞭解到,農管中心除了提供職業介紹等服務,每年還有2000人的農民工技能培訓任務。“這棟樓屬於農管中心,過去用於安排培訓的農民工住宿。一個培訓班周期至少21天,因為沒有宿舍,讓來培訓的農民工再去外面掏錢住宿,都不願意。培訓工作受到很大影響。”該中心有關負責人說。
  記者發稿前獲悉,鄭州市農管中心和二七區臨時救助站將簽訂《房屋借用協議》,救助站使用這棟樓到2014年4月30日止,屆時將房屋歸還鄭州市農管中心。未來,救助站將往何處去?“誰也不知道,先把今年的救助工作做好吧。”李先生悵然地說。
  租金之困
  鄭州市鄭汴路立交橋下也是外來務工人員打零工的聚散地,過去不少農民工露宿橋下。為瞭解決這部分人的住宿,鳳凰台街道辦事處沒少動腦筋。實在找不到地方安置,他們就租下立交橋附近一處招待所的四樓,9個房間安置了50多名農民工。記者看到,四樓樓道走廊的兩頭還有五六位農民工打地鋪。“房間不夠,安置不下。”鳳凰台街道辦民政科的工作人員說。
  “原來在橋下住,晚上有車卸貨,一晚上能掙個百兒八十。現在住得挺好,但就是沒人來這兒招工,每天都要早起半小時去外面找工作。”尉氏來的農民工魏立強說。
  讓鳳凰台街道辦難以承受的是每月高達八九千元的租金,從去年冬天至今一年下來租金已達10萬元。“這個錢對我們來說是一筆不小的費用,長此以往,難以為繼。冬天到了,農民工越來越多,我們也沒多餘的錢再去租更多的房間。”工作人員說。
  最令基層民政工作人員感到困惑的是,按鄭州市有關規定,因務工不著無經濟來源而露宿街頭的人員也被納入救助對象,但部分務工人員每天有一定收入,為了省錢晚上露宿街頭,對其救助提供免費的住宿,因為資源有限,反而使真正務工不著的農民工無法得到救助。
  就業之難
  為了讓農民工有活乾,去年冬天,鄭州市還在農民工比較集中的區域建起了多處零工信息服務站,為用工單位和農民工之間搭建用工橋梁。
  在鄭州市東建材市場的金水區零工服務站,記者看到這裡大門緊閉,從窗戶向里看去,兩張桌子上落滿了厚厚的灰塵。經常在附近等活乾的務工者說,服務站已經很久沒有開門。記者又來到鄭汴路管城區中博市場零工信息服務站,這裡的登記室、職介室和候工室同樣大門緊閉,屋內堆放著桌椅、箱櫃等雜物,牆上還懸掛著“外來務工人員維權須知”等規定,但空無一人。
  鳳凰台街道辦社保科工作人員說,服務站給農民工找過不少活,崗位有管理員、保潔員、廚師、超市營銷員等,大多要求45歲以下人員。但求職的農民工大多45歲以上,求職的意願多為雜工、搬運等。“用人企業的要求和農民工的需求不對等,達成意願的比較少,所以服務站建成後很少有人來。”
  12月11日,記者在二七區解放西路立交橋下看到,雖然天氣日漸寒冷,這裡的馬路零工市場依然火爆,近百名農民工在路邊等候。不遠處的鄭州農管中心市場內,一樓大廳的屏幕上不斷滾動著招聘企業的崗位信息,卻僅有少數人在駐足觀看。
  “當保安一個月才1000多塊錢,還要一月一結。俺在馬路上攬活,不是每天都有活,但一天一結賬,一次就能掙100多塊。”周口來的務工者王向陽說,馬路邊上的活雖然都是零工,但是上工容易、來錢快,“市場里的工作要求學歷、技術證,門檻兒太高。”
  “零工”之盼
  為了給零工們找個家,去年冬天,鄭州市政府明確,要在農民工集中地區建立規範的零工市場。鄭州市人社局還專門下發相關文件,明確了鄭州市零工市場的建設標準和管理制度。按要求,在鄭州市市本級建立面積不小於1000平方米的中心零工市場。同時在農民工集中的區域,縣(市、區)要建立不小於500平方米的零工市場,街道辦(社區)要建立不小於100平方米的零工服務站(點)。鄭州市中心零工市場將選擇在解放西路附近進行籌建,這也是全省首家零工市場,幫助來鄭短期務工的農民能夠儘快找到工作。
  一年過去了,零工市場仍遲遲沒有動工。對此,鄭州市農管中心有關負責人無奈又苦惱,早在2005年中心成立時,就曾設想在市場西邊設立零工市場,專門讓雇工和短期工對接。“可這塊地屬於另一家單位,這家單位將這塊地租給別人,今年年底才到期。到期後,市場才能租過來使用。”
  而各區的零工服務站該怎麼建,也令人頭疼。管城區人社局有關負責人說,政府的初衷是好的,但外來務工者並不買賬。怎樣才能讓農民工和雇佣方真正做到對接,怎樣找到救助農民工的長效機制,不少外來務工者認為,“零工市場”最好能集“吃、住、找工作”為一體,畢竟外來務工人員,有個價格低廉的住宿場所更重要。
  “我想要有個家,一個不需要多大的地方,在我疲倦的時候,我會想到他……”採訪中,一位40多歲的務工者在路邊輕輕哼唱,一旁等活的農民工們在靜靜地聽,誰也沒有說話。究竟誰能給“零工”們一個溫暖的家呢?③10  (原標題:誰能給“零工”一個溫暖的家?)
創作者介紹

偉華

tl74tlmzsf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